晋阳书屋:山西怎么突围?


一个忻州小伙在山坡上放羊,有路人通过此地,问放羊娃:“放羊干什么?”答:“赚钱。”再问“赚钱干什么?”“盖房。”“盖房子什么?”“娶媳妇。”“娶媳妇干什么?”“生娃。”“生娃干什么?”“放羊。”

这本是个让人解闷的笑话,让将此模式套用山西的煤资源经济,便可发现另外一个循环怪圈:穷了挖煤,挖煤变穷,越穷越挖,越挖越穷。

这在以资源输出型的经济区域是个遍及存在的现象。

凭心而论,这不能怪山西。长时间以来,山西遵守于全国的产业布局,在开展经济的过程中既作出了重大贡献,又支付了巨大的牺牲。它带来的成果是产业结构单调,环境破坏,污染严峻,继续开展缺乏潜力。

山西像一支蜡烛,燃尽自己,照亮他人,而自己一无所有。

但假如用理性、镇定的眼光打量山西。形成现在的这种窘境。又不得不怪山西人自己。毕竟,以前几十年来,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的20多年里,山西有许多许多的机会,只需真正掌握住了其间的一两次,山西是可以走出这种循环怪圈的。

“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”,由方案经济到市场经济,微观经济环境的变化日新月异,当他人都在英勇的摸着石头过河时,山西人仍旧守在河岸。思维的惯性已突不破煤经济模式,而煤经济发生的成果又积重难返。

观念的守望,现实中环环扣扣的难题,已使山西人要完成一次新的跨跃变得很难很难。


弱势心思

有点年岁的山西人都会记得以前的辉煌。在以前商品缺少时代,每逢过年过节,外省人总要来山西“慰劳”。当时是“洋气”的上海轻工产品,山西人简直与上海同时盛行。再精明的南边人在山西人面前,总要看山西人的脸色行事。山西人到外地出差、就事,风风火火,一帆风顺。迎来送往,山西人底气很足。

三十年河东,四十年河西。或许还应验了那句老话。当现实的差距显着摆在面前时。忧虑、叹气、愤懑、知耻、怨言、责备、考虑、根究……各种心态杂陈。而当诘问形成差距的原因时,当寻求解困之道时,究竟又有多少人能作出自省与理性的深层次反思呢?

落后像一口沉重的大钟,罩在山西人头上,外面有人在敲,里边也有人在敲,于是声声紧促而又失掉了节奏,致使人心乱如麻。

曾有学者指出:当下的山西人是山西有史以来自自信心最低落的时分。有太多的诉苦,并且诉苦自己少,诉苦他人多。

落后与贫困真不是功德,它使人发生一种折磨人意志的弱势心思。


自强意识

“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悲欢离合”,山西人“不该有憾”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