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访苏轼之一:超然台上话超然

眉山网记者 吴晓斌 文/图


缘起


上周,去山东威海参加儿子大学毕业典礼,特地拐了个弯,赴诸城(宋称密州)、济南等地踏寻眉山先贤苏轼脚印。返眉构成文字一二三,算是与前年看望孩子时特意拐弯奔蓬莱(宋称登州)看望东坡先生的照应。


早些年,有朋友来眉游外滩,时眉山前景楼正在建筑,给我出一上联:前景楼前说前景。


拿什么对前景楼?理当应和苏东坡有关的建筑。凌虚台上度凌虚?西子湖畔访西子?喜雨亭下迎喜雨?东坡亭外忆东坡?皆不得其趣。


6月29日,与苏轼相遇在山东诸城,登超然台,观苏轼纪念馆,读先生“密州三曲”,一句下联直扑眼前:超然台上话超然。


超然走进悠悠古城

1.jpg

超然台内东坡像。


诸城很古,走进诸城,就像走进了前史。


地处鲁中丘陵与潍河之间的诸城,悠久的前史可追溯至5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。从那时起,人们就在这里久居繁衍。春秋时期,这片山清水秀、气候温文的广袤土地,为“鲁国”和“齐国”的属地。齐戚王六年,齐国为防楚国入侵,在县城南部诸山筑城为防,后称“齐国长城”。西汉初年设东武县,隋开皇十八年(598年),改名诸城。据考证,诸城因上古名君舜帝出生于城北的诸冯村而得名。岁月悠悠,遐想当年,先民们与山水相依,与日月为伴,在这葱翠无边、清水长流的潍水之滨,伐树割草,拓荒辟地,年年岁岁,代代劳作,在水田与旱地上描绘着锦绣,用古朴和灵性来酿造着文化。


诸城前史悠久,文人辈出。这里不只是前史先贤、尧之后古帝王舜的诞生地,还呈现过许多如雷贯耳的名字。孔子的学生、女婿公冶长,宋代《清明上河图》的作者张择端,北宋金石学家赵明诚,清代东阁大学士、书法家、宰相刘墉(刘罗锅),《续金瓶梅》作者丁耀亢等都是诸城人。今天我们要“话其超然”的,是一位在诸城只待了两年却光耀千载的眉山老乡。


宋神宗熙宁七年(1074年)十月,苏轼脱离了人世天堂——杭州,十二月到诸城(宋时称密州)任太守。他的官职很长:朝奉郎、尚书祠部员外郎、直史馆、知密州军州事、骑都尉,读起来很拗口,意思就是掌管当地全局的最高行政长官。


苏轼知密州之初,即遭受了莫大的窘境。当地蝗灾、旱灾交相为虐,“岁比不登,响马满野,狱讼充溢”,“公私匮乏,民不堪命”。加以“新法紧密,风云险恶”,群众“剥啮草木啖泥土”“饥馑疾疫靡有遗”“流殍之余,其命如发”,其逃亡、弃婴者随处可见。值此“岁凶民贫”的严峻景况下,苏轼感到“力所无如之何者多矣!”压力极大,这无疑是对苏轼任太守的一次严峻考验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