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“戒尺”还给老师应强化操作性

老师不敢惩戒学生,近年来频频引发热议。日前,《广东省校园安全条例(草案)》(以下简称“草案”)公开征求社会定见。草案中明确了中小学教师的管教权,提出:“中小学教师对学生上课期间不专注听课、不能完成作业或者作业不契合要求、不遵守上课纪律等行为可以采纳一定的教育惩罚措施”。

子不教,父之过;教不严,师之惰。以前,教师享有很高的权威,惩戒学生乃天经地义。关于罚站、面壁等惩戒措施,学生、家长也了解、认可。一些家长乃至会“央求”老师,孩子不听话就好好管。现在呢?跟着未成年人保护法规细化,人们权利意识增强,孩子在家庭里的“位置”攀升,一些家长对校园惩罚的容忍度悄然变低,轻则挺身而出、讨要说法,凶猛的会大动怒火、闹出大动态。如此一来,一些老师天然会“明哲保身”、谨言慎行。

“凡学之道,严师为难。师严,然后道尊;道尊,然后民知敬学。”教师的价值,绝不只是传达常识,更要塑造魂灵、培育新人,而适度的惩戒、管教至关重要。也因此,近年来,类似“把戒尺还给老师”的呼吁颇多,赋予老师合理的惩戒权几成共识。然而问题在于,这些“善意”教师们只能心领;没有法令撑腰,教师仍会意存顾虑。

准则是管久远、管底子的。以法令的形式对管教权进行明确,属于为教师群体赋权,为他们“壮胆”、撑腰。这一尝试,不只是对教师的保护,更是裨益学生之举。当然,能否把“戒尺”用好,还有两个重要问题。一是可操作性。“图难于其易,为大于其细”。只有细化、明确化,才更有可操作性。比如草案明确指出可以采纳“一定的教育惩罚措施”。那详细可以怎么惩罚?“清单式”管理或许难以完成,但至少可以将一些原则性的内容予以明确,比如不能形成身体损伤,不能采纳人格侮辱,不能影响学业,等等。哪些能做,哪些不能做,厘清鸿沟,才干掌握好标准,才干将管教权落到实处。

二是“环境”。“戒尺”怎么用、能否用,既是标准问题,更是家校互动的问题。有些家长将老师的惩戒视为受“欺凌”,乃至觉得上学是购买了教育效劳而不是来受气的……思维是举动的先导,只有取得共识,才干为教育惩戒提供相对宽松的环境。为此,切实做好宣传引导、对话交流,让更多家长从心里深处理解管教的必要性,十分重要。

(夏振彬)

[ 修改: 罗伦占 ]
广州是千年繁荣不衰的中心城市,是走在时代前列的山水之都,广州的生态文明建设成果值得好好总结、广泛交流、积极推广。
广州市交通部门发布,截止14:30,受水浸影响,17条公交线路采纳暂时绕行措施。
广州市交通部门发布,截止12:25,有11条线路受水浸影响和绕行状况,1条线路暂停营运。

相关阅读